法律知识

析请求权及其在法律人思维中的地位

来源:找法网 2010-05-04 23:52:50阅读数:

请求权及其形成的请求权体系在德国民法中拥有重要地位。我国制定民法典的过程中需要取法于中外,对 中国 民法有重大 影响 的德国民法当然更加应引起我们的注意。笔者将手

  请求权及其形成的请求权体系在德国民法中拥有重要地位。我国制定民法典的过程中需要取法于中外,对 中国 民法有重大 影响 的德国民法当然更加应引起我们的注意。笔者将手头资料予以整合,希望能通过这篇简短的论文将德国民法典中这一重要概念介绍各位法学同仁。

  一、 请求权的来源:

  “请求权”(Anspruch),此法学术语并非来源于古罗马法,亦非来源于日尔曼法,而系近代民法 理论 发展 的产物。据有关学者考证,请求权概念最早系由德国学说汇编派代表人物温德沙伊德(Windscheid,又译温德夏特)于其1856年发表的《从 现代 法的观点看罗马司法上的诉权》一书中提出。该概念被《德国民法典》所采用。该法典第194条第一款规定“向他人请求作为或者不作为的权利,受消灭时效的制约。”[1]被后世学者认为间接给请求权下了个法定的定义。由于《德国民法典》在大陆法系国家中为各国民法典的范本,请求权概念亦随之得以广泛传播。鉴于我国民法现代化进程中,德国民法对我们的重大影响(由我国民法学者梁慧星先生主持起草的《中国民法典草案建议稿》对《德国民法典》的借鉴甚至到了直接引用的地步),请求权亦随之进入了我国法律人的视野。鉴于请求权及其形成的请求权体系在《德国民法典》中的特殊用途,同时鉴于我国民法学领域对此概念的研究讨论尚未全面展开,为促进民法先进者能参与到这一重要领域的研究讨论中来,本文作者对请求权进行研究探讨,希望能起到抛砖引玉的作用。

  二、请求权的性质探析

  请求权这一概念与我们熟悉的权利(如物权、债权等概念)有何联系和区别?《德国民法典》第241条第一款规定“根据债务关系,债权人有向债务人请求给付的权利。”[2]据此,有学者认为“请求权和债权之间不存在实质上的差别。”[3]也就是说请求权就是债权?我们也发现,在民法债法中请求权与债有 内容 彼此重叠、功能合一的迹象。甚至有学者认为“债法上请求权概念没有存在的必要。”[4]但是,《德国民法典》为何要在总则中单列出请求权呢?看来,请求权除债法外还承载着其他的功能。在《德国民法典》中除了债法部分内关于请求权的内容以外尚有物权法中的物上请求权及亲属法上的请求权(如,具有人身权性质的权利的救济权,亲权、照顾权、监护权的救济权者是)等请求权。而在这部分中的请求权与在债法中的是有不同表现的,即并不是与这些权利合一直接体现它的功能而是附着于其上为其服务的。如,在物权法中,物权的实现并不需要仰赖请求权,只有当物权遭受侵犯无法完全实现其权能时,请求权才有了用武之地,亦即请求权在平时是隐而不发的;物权法中的请求权是“救济权”,其启动的基础是“原权利”受损。这就会引发这样一种疑问,请求权在债法中与在物权法中的不同表现又说明了什么?笔者拟在本文第四部分予以讨论,兹不赘述。[page]

  笔者以为,欲明了请求权的性质,首先是要在民法权利体系中给它一个 科学 的定位。

  依我国学者张俊浩先生的观点“民事权利,依其作用不同可划分为支配权、形成权、请求权和抗辩权。(1)、支配权系指对于客体直接支配并享有其利益的权利,它具有利益的直接实现性、权利作用的排他性、效力优先性等性质……如物权、人身权、知识产权中的人身权和财产权均属于此。(2)、形成权系依当事人单方面意思表示使既存法律关系发生变化的权利。它以突破了所谓的‘双方法律关系非经协议或有法律上的原因不得变更’这一传统原则为其特性。如,债权人的追认权、选择权、合同中的撤消权、解除权者是。(3)、请求权是得请求他人实施一定给付的权利,它以权利内容的利益须以义务人之给付得实现,权利效力的非排他性和平等性为特征。…… 民法上的债权为请求权的集中体现。(4)、抗辩权乃系法律上制造为对抗请求权之效力而专设之反对权。……”[5]张峻浩先生关于权利的分类内涵准确、外延周整,给请求权的地位予以科学的说明。笔者认为,应值赞同并予以采信。

  由上述张峻浩先生的见解可知他认为请求权在民法权利体系中是与物权、债权等权利同在的实体性权利,具有实质性权利的内容,并以债权为其基本表现。他进一步认为“请求权依其产生方式亦即原生性抑或派生性上可分为原权型请求权和救济型请求权。”[6]原权型请求权以契约债权(包括无因管理之债)和基于亲属权的请求权(如,抚养请求权和赡养请求权)为其主要内容。救济型请求权依其产生的权利基础不同可再分为支配权上请求权和债上请求权。前者以物上请求权、人身权上请求权、知识产权上请求权为其内容。后者以契约债权请求权和侵权行为之债请求权为其内容。原权型请求权以债法中的债务关系为主要表现,(如,在民法‘债的履行’部分中请求给付、受领的权利)救济型契约债权请求权则以债务不履行所产生的责任为主要表现。(如,在债务不履行时及不完全履行时所产生的得请求损害赔偿的权利者是)。

  三、 请求权与债权及物权的关系

  (一)请求权与债――原权型请求权

  我国民法学者张俊浩定义“债权是债权人请求债务人为特定行为(作为或不作为)的权利。”[7]我国 台湾 地区民法学者郑玉波定义“请求权者,乃要求他人为特定行为(作为、不作为)之权利也。”[8]两位大家为“债”与“请求权”下了十分近似的定义。是否意味债与请求权无区别?联系《德国民法典》中请求权出现的部位,总则194条、债法、物权法、亲属法中皆见请求权之踪影,我们似可得出结论“请求权即债”是不对的,因为此外尚存物上请求权之类。那么,是否可以定论“债即请求权”呢?我国民法学者梁慧星指出“请求权在权利体系中居于枢纽地位……债权请求权系从债权成立时当然发生,且请求权为债权最主要作用,因此可以说债权性质上为典型的请求权,而其余的请求权则多于基础权利受到侵害时,方才发生。”[9]似乎持债即请求权的观点。但有学者对此提出了异议。魏振瀛先生认为这是“混淆了债权与请求权的概念,实质上是由于传统概念没能反映债的本质,未能抓住债的核心功能。他认为债的功能主要有四项:1、给付请求权;2、给付受领权;3、保护请求权(保持权);4、处分权能。”[10]在这四项权能中,给付受领是债的核心功能。债法所追求的目标是通过给付受领而实现财产流动,参与其间的人并不是为了追求争议或是获得某项请求权而实施债务行为的。债上请求权仅是法律为保障债的顺利履行而设置的一项保障制度。我国台湾学者邱聪智也认为“以债权所能发挥之作用观之,除诸请求权,其特殊情形,尚有代位权、撤消权、终止权及抵消权等……因此,请求权虽为债权效力之重心,但非等于债之效力之全部。”[11]《德国民法典》第271条第二款规定“(给付)时间已经确定的,有疑义时,必须认为债权人不得在这一时间之前请求给付,但债务人可以在此之前履行给付。”[12]陈卫佐将此条理解为“请求权产生于清偿期到来之时。”[13]则更可得出,债不等于请求权。因为债法并不是仅仅规定清偿期到来之前的债务关系的法。[page]

  因此,笔者认为债权属于请求权,但并不意味着债即等于请求权。债拥有更广阔的意义。

  (二)请求权与物权――救济型请求权

  救济型请求权多为对绝对权的救济所生之权利。其以物上请求权为其典型代表,法典亦多将物上请求权作为此类权利的救济权的模本,参照适用。物上请求权系指基于对物的支配权而在支配权受侵犯时得请求回复的权利。它具有物权的无因性和独立性,它相对于契约债权(契约请求权)有优先性,一则对物权的保护,物上请求权有适用上的优先(如破产程序中对物的取回权和抵押物权实现的优先性),其次不受诉讼消灭时效的限制(而债权受消灭时效的制约则为大家所公认、公识。如所有物返还请求权者是)。有学者认为物上请求权的建立,“其优点有二:一则,行使物权请求权不问相对人是否有过错,有利于对物权的保护;二则,对物权的保护不涉及侵权行为,只将发生损害赔偿的行为认定为侵权行为,用损害赔偿之债处理,其余的仍适用物上请求权的保护方法。这种将物权、债权分立的立法方式使物权的救济方法与债的救济方法区别开来,体系清晰。”[14]笔者亦认为作为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 时代 的产物,物权的新的救济方法无疑是顺应了这种 历史 的要求的。

  物权请求权行使的特点:物权请求权产生于原权利受到侵害时,物上请求权行使依赖于其基础权利。救济型请求权除物上请求权外尚有亲属法上请求权,知识产权上请求权,而与之具有相同性质的尚有债权上请求权(补正给付请求权)与侵权行为之债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它们都是原权利受损之后的回复请求权,学界依此特点将此称为“救济型请求权”而把与之相对的契约债权等称为原权型请求权。

  四、请求权在民法上的表现――请求权体系的建立及其功能

  学者们将由德国民法典第194条、债法、物权法、亲属法中有关请求权的规定及由此而产生的一套对民事权利内在的救济途径称为民事请求权体系。德国民法以契约债权(原权型请求权)及物上请求权(救济型请求权)为典型。形成了绝对权的救济途径和相对权的救济途径。使得民法上的权利能够在请求权体系中得以重构。(民法权利因潘德克吞式法典结构的需要被分别规定在物权、债权、亲属权内,虽然被后世学者认为是体系化的大成。但是权利自此被分割,对罗马法的权利体系也是一种破坏。)这也就是所谓的请求权概念“一方面使得所有权利的请求权都可以通过一个统一的概念来认识……另一方面如果(其他)请求权没有什么特别的特点,或法律对它没有进行特别的规定,它可以比照有关债权的规定。”[15]简言之,请求权体系化使得债法的功能扩张了,得以有可能适用其他部分。在前面我们对请求权和债权做了区分,而在请求权体系下我们又发现请求权又有向债法靠拢的趋势,对此应当如何理解。笔者认为这正是体系化带来的缺陷,在体系中各种权利类型得以区分和明晰,但也是在体系中权利被分割而形成了彼此的空挡。这正需要弥补,因物权、债权分类的体系带来的体系瑕疵被法典内另一个体系――请求权体系弥合。 德国人这种体系化思维实在令我们叹服。[page]

  笔者在前面不断提到了“权利救济”,是否说请求权是把程序法中的诉权引入了实体法中并替代其作用呢?王利明先生认为这是不对的,“它们之间存在如下的区别:1、请求权作为独立的实体权利的内容存在,而诉权则产生于诉讼程序启动之后;2、请求权在诉讼程序中转化为诉权,但在诉讼程序之外的请求权不依赖于诉讼而独立存在,抛弃诉权并不意味着请求权亦随之消灭;3、两种权利行使不同,请求权系实体权利可以私力自治原则行使而诉权则需借助于国家公权利行使。”[16]张俊浩先生进一步认为“请求权是连接民法与民事诉讼法的纽带。”[17]由以上 分析 可以得出,请求权的意义并不是要在实体法上创建一个与诉权具有同等内容的权利,减弱诉权的功能。而在于提示债务人履行债务,减少诉累,防止国家公权利过早介入,以实现对私法中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充分尊重。温德沙伊德所持观点“私权利是第一位,诉讼程序实现是第二位的。私权利应当具有在私生活范围内,即司法程序以外得到实行,(法律应当)给当事人自由处分这种权利留下空间。”[18]这种为了私生活之安定而在“action”之外设计的“请求权”可谓肩负法学家对私权利的终极关怀。这种试图最大限度保持私生活的做法“天真之余,备极严肃”。

  五、请求权基础的思维方式――请求权体系的实践功能,法律人的思维指南

  上文,笔者花费了较大的篇幅予以集中讨论了请求权概念的提出、发展及一些民法请求权体系的 问题 。下面,笔者拟进一步讨论在请求权体系下如何认识和思考民法法律问题。这个思考方式被称为请求权规范基础,(简称,请求权基础)“它是一种寻求请求权背后的基础规范(法条文依据),为当事人主张权利提供支持的一种思维方式。”[19]在民法先进地区法学家大多对此种方法无不耳熟能详并对此作出较高评价。王利明先生也认为“请求权基础的分析,确实是一种训练逻辑性缜密思考能力的好方法,能够强化法律人处理事例,驭繁于简的能力。”[20]身在德国 学习 并获得民法博士的陈卫佐亦认为“从民法科学和法律教育上说,每一个受过德国民法的严格训练的人,没有不对请求权基础的思考方法耳熟能详的,译者甚至认为,这是德国民法科学成熟发达和法律教育质量较高的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培养了无数法律家的法律思维,意义非同小可。”[21]以上可见,民法发达地区对此方法的重视程度。对于民法学科尚处于不断建设中的我国来说,实有必要对此予以了解、掌握。[page]

  请求权基础,既可以是法律规范,也可以是符合法律规定的合同等具有法律效力的法律依据。法律规范,依其得否成为请求权基础可分为“完全型法条”和“不完全型法条”。“完全型法条”既包含了“法律事实”又给出了“解决方法”。如“没有法律上的原因,取得不当得利,致他人受有损失的,应当将取得的不当得利返还受损失的人。”[22]“不完全型法条”则如当事人约定排除的任意性规范、说明性法条、限制性法条、引用性法条、拟制性法条等皆不可成为请求权基础。如“给付必须确定,或者在履行时能够确定”、“债权的行使和债务的履行应当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本章(物权-占有)的规定,准用于不依物的占有而成立的财产权的行使”[23]者是。整部民法典,洋洋千余条“不完全型法条”占了十之八九。故而许多请求权基础的落脚点最终会殊途同归。因此要求学习者务必对此类可作请求权基础的“完全型法条”熟练掌握、精确理解,方能很好的运用于实践之中。

  中国论文联盟-WWW.LWLM.COM

相关阅读
物权公示的效力 |物权请求权效力 |物权妨害排除力 |物权支配力 |物权交付 |物权占有 |物权赔偿
相关回答
相关标签
物权排他效力 |物权追及效力 |物权优先效力 |物权登记生效效力 |物权登记对抗效力 |物权公示的效力 |物权登记的效力 |物权保全效力 |物权的请求权效力 |物权的妨害排除力 |物权的支配力 |物上请求权 |物权的效力 |物权交付 |物权占有 |物权赔偿
展开